瞬間催眠-開水變高粱酒(催眠轉換認知應用與說明)

催眠實例:瞬間催眠-開水變高粱酒

2011/04/11-綜藝大哥大節目 主持人:張菲 示範人:馬國畢

依照尊重節目的慣例,上節目還沒錄影之前都會先請教製作人及導演:今天催眠的示範人是誰?要催眠示範些什麼項目?如果製作人或導演提出的要求不適合在電視上呈現,或是催眠做不到,我會立刻說明不適合或做不到的原因和理由。如果製作人及導演所提出的要求催眠可以做到,接下來就要討論如何呈現的方式,以及由哪一位特別來賓來呈現會比較有趣味感,更會吸引觀眾等等?因為這和教育觀眾們認識催眠,以及節目的收視率都有直接的關係。

這一集的特別來賓是喜劇演員馬國畢,當時他新婚不久還沉浸在蜜月期中。通告是下午一點三十分,許多工作人員及藝人們還在吃中餐(便當)。執行製作很客氣直接請我到演員休息室,問我用過午餐沒?他們有準備我的便當,我謝謝執行製作說:已經用過餐了。接下來討論一下今天錄影的內容,同時他邀請了相關人員到場,目的是要我向大家解釋催眠是什麼?等一下錄影時會發生什麼事…等等。

錄影之前,我先要認識一下被催眠的每一個人,然後再讓他們做一兩個動作,確認他的腦子和肌肉神經的連線功能是完整的。一旦確認腦子沒有問題,正式錄影時就不會出差錯,這個確認的動作非常重要,一般都會在接受邀請之前就向製作單位提出這個流程。這是因為大約有千分之三的人,腦子曾經受到過外力的碰撞,也就是額葉受損,一般所謂的腦震盪。當然也有人在嬰兒期或童年發燒41度超過了2小時以上,腦神經系統受損而不自知。因為受損的腦子並沒有特殊的徵兆,也不會造成日常生活上的困擾,只不過是喪失了腦子的組合功能,也就是失去了作夢及想像的功能。如果一個人從來就沒有作過夢、也不曾有過想像,他自然會認為不會作夢及不會想像才是正常現象;反倒認為會作夢及會組合想像的人,才是不正常的人。

問題是對催眠來說,進入催眠現象之後是一項腦子功能機制的應用,而這些腦子受損的朋友,因為認知與功能上的差異與障礙,根本無法進入催眠現象的,同時也表示了他們部分的腦神經是無法相互連接與溝通的,當腦子喪失了組合機制也就無法喚回完整的記憶。所以在催眠之前,我會先排除這些朋友們,以免在錄影現場催眠了老半天還是無法進入催眠狀況,佔用了大家的寶貴時間。倘若催眠師的知識不足不懂腦子的理論,更不知道上節目前先要排除不適合催眠的人,若真是發生無法催眠的情況那是很尷尬的事。再把無法進入催眠現象的後果,硬是推給了被催眠當事人的身上,怪罪當事人的催眠感受能力差,那才冤枉呢。

馬國畢和這次受邀上節目的藝人一如往常,錄影之前在演員休息室裡我們就見了面、聊了幾分鐘。我會自我介紹並解釋什麼是催眠現象?同時請他們體驗一下,順便要他們做了兩個簡單的動作,這樣催眠測試也完成了一舉數得。當天每一位藝人的反應都非常好,腦神經功能機制都很完整,同時也表示了上節目時,不管邀請誰來做催眠示範?效果都會是一樣的好。

當節目開始錄影時,主持人張菲請了馬國畢上來做催眠示範,我再藉由放鬆引導將馬國畢轉入催眠現象。為了要達到現場的效果,我把馬國畢喚醒之後再瞬間催眠加深了催眠的深度。引導進入催眠現象的同時等同是悄悄地推開了潛意識的門,如果上過腦子理論的課程,就能清楚地理解潛意識其實只是一個資料庫。儲存著從出生到現在的記憶,但是它並沒有工作平台。如果同學們能理解這一點,也就能明白馬國畢在催眠現象裡,根本是在用我的工作平台(催眠師的工作平台)。因為他的體神經是我組合起來的,是我在運用、是我提取了他過去的記憶、是我喚出了高粱酒的辛辣、是我叫出了他曾經喝高粱酒的感覺、是我再度喚回他曾經酒醉過的口吻與行為…等等。為了再次證明潛意識是毫無邏輯可言的,我所給予馬國畢的一切建議,馬國畢將會照單全收,並且毫無保留地發生我想要他發生的一切效應。

 

依照以上結論,我們延伸到催眠療法的去除恐懼與害怕上之應用。因為在腦子尚未發育完整之前,主要教養人或權威人士所給予的建議,我們是毫無保留地照單全收。就像一個怕蟑螂的母親,當她碰到了一隻蟑螂會立刻做出極端的反射動作:例如表情扭曲猙獰、尖聲大叫甚至還會突然的蹦起來…等等。做出一切不合乎常理的行為,只是為了一隻小小的蟑螂;她不會在意孩子們的看法,因為恐懼當時她完全喪失了理智。

瞬間催眠-開水變高粱酒
徐明對馬國畢下催眠指令

對一個未滿八歲的孩子來說,腦子還未發育出邏輯、理性、分析的區塊,孩子們現處的階段還不認識上帝,是誰當總統離孩子們太遠了根本不關他們的事。但是,主要教養人卻關係重大因為負責孩子們的溫飽,打理孩子們的食衣住行等一切是理所當然,所以對現階段的孩子們來說主要教養人就是他們的天與地,也就是成年階段的上帝、老天爺。如果我們的上帝、老天爺怕一隻小蟑螂,那蟑螂一定是代表極為可怕的威脅,孩子們當然也會感受到被威脅的恐懼與害怕。蟑螂這個符號將會立刻被儲存在腦子的杏仁體,並牢牢地被記住永生不會忘記。未來當我們看到蟑螂,也會和害怕蟑螂的母親反應一致,做出毫無理性恐懼與害怕的反射行為,直到終老死亡為止。依此類推,如果我們的主要教養人怕鬼、怕老鼠、怕蛇、怕蜘蛛…我們也會感受到威脅,對相同的事物感到恐懼與害怕,我們的下一代及下下一代甚至下下下一代…都會如此,無形的恐懼與害怕代代相傳,真是可悲!

現今醫學科技發達,但是醫學的藥物、針劑、手術、儀器四大主軸項目,除了能抑制神經之外,對於改善情緒問題仍束手無策(請相信沒有把焦慮轉變為平靜的藥,更沒有把痛苦轉變成快樂的藥),也難怪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(WHO)把憂鬱症列為21世紀的三大黑死病(癌症、愛滋、憂鬱症)。依據腦子的理論從催眠療法的角度探討,改善焦慮症、憂鬱症或去除恐懼與害怕的情緒問題,對催眠來說根本是件輕而易舉的簡單事。

我們從馬國畢被催眠後,把水變成高粱酒的示範,不但證明了潛意識只是個資料庫外,同時也說明了認知與記憶,可以借助催眠技巧改變或重塑的。就像電腦的D磁碟或USB,可以透過工作平台來改變與修正的道理一樣。因為催眠的過程恰好是運用到了體神經,在物理作用下體神經被提升後不但抑制了自律神經,同時也抑制了意識層面的腦子。若不是催眠專業很難理解,一個失去了主控權的意識腦子,卻仍然能察覺到周遭的訊息。這種情況經常會發生在被麻醉狀態下,雖然我們被藥物所麻醉了,但仍然能意識到手術在進行中的情況相類似(因為催眠不是在無意識狀態)。

經過了說明,基礎上我們認識了腦子有不同的發育成長期,八歲以前儲存在腦子杏仁體的恐懼與害怕(其實儲存著許許多多的垃圾),只要遭遇到外界有相同或類似的訊息,就會做出毫無理性的反射行為。但是現在我們已經成年了腦子已經發育完整,同時也發展出了邏輯、理性、分析的能力,這個區塊稱為海馬迴。當我們進入催眠現象之後,主控權在催眠師的掌握中,催眠師會依照當事人的意願,將想要改善與修正的項目重新包裝後儲存在海馬迴。未來外界訊息單位也全都會先經過海馬迴,經由新的認知做理性、邏輯的分析最後才做出反應。也就是說當外界的訊息單位不再直接觸及到杏仁體,而杏仁體失去了做不理性的反射行為時,恐懼與害怕的情緒也就不會發生了。

2017/04/04-徐明整理

影片示範【瞬間催眠-開水變高粱酒】

》》前往觀看優酷影片

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徐明催眠推廣工作室

 

台灣催眠大師-徐明 台灣催眠課程